首页-新闻动态
分类信息
  • 没有分类目录

【张校长说】了解孩子的认知规律

2020-12-29

【张校长说】

认识自己的孩子,为孩子创造一条适合他发展的道路

 

特级教师开课啦”公益讲座由上海市教委、解放日报、上海图书馆主办,上海市特级教师特级校长联谊会和上海教育新闻宣传中心承办,五年内成功举办30多场,几乎场场座无虚席。为了进一步加强这一公益讲座的辐射作用,突破讲座的时空局限,让更多的学生、家长、老师受益,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《成长解码——特级教师开课啦》,汇聚了27场公益讲座的教育精粹,将特级教师、特级校长的科学育人理念进行了更广泛的传播。

 

今天,让我们一起来重温张校长的演讲,并且思考:

如何重新认识自己的孩子,为孩子创造一条适合他发展的道路。

 

主题介绍

教育有艺术性、社会性,更有科学性,教育自身规律的研究属科学性研究。认知规律为教育规律的一部分,教师需要了解,家长也需要,小学、初中学段学生的家长更需要。遵循学生的认知规律,能帮助学生爱上学习,也才有可能让学生学得更好。

 

张人利校长简介

 

 

张人利,上海市特级校长。现任上海市静安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,兼任教育部中小学校长培训中心兼职教授,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兼职研究员、教育部、长三角、上海市各类名校长培养基地和上海市德育骨干教师实训基地主持人,教育部“国培计划”首批专家,荣获全国“五一劳动奖章”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长期从事教育工作,既有高中教育经历,又有初中、小学教育经历;既有重点学校教育经历,又有薄弱学校教育经历;同时拥有专门从事教育科研和教师培训的经历。领衔的教育科研成果曾多次获得国家级、上海市高等第奖。

 

了解孩子的认知规律

 

一、教育的基本属性

我讲座的第一个问题是教育的基本属性。按道理这应该是教育内部讨论的问题,但是我越来越感觉到,现在教育已经成为社会问题,家长也需要了解。教育应该有三个基本属性。

一般我们认为,教育具有科学性和艺术性。但是科学又可以分成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,因为要突出教育的社会性,我们往往把教育的基本属性看成是三个:科学性、社会性和艺术性。

这三个属性的运用水平高低直接影响最后的教学效果。例如,你讲话,学生听得进去,他讲话学生就听不进,其实这句话内容可能是差不多的,为什么有人讲的学生会听,有人讲的学生不听?这往往与艺术性有关。

正因为有艺术性的问题,艺术性被教育广泛应用,如朗诵、电影、戏剧,教育运用这些艺术的表达,可以使得教学效果更好。在你的孩子的教育上也有艺术性的问题。

除此之外还有社会性。我举个例子,有一名学生在我们学校读了九年书,后来到了上海中学,然后进了哈佛大学读本科。我校小学一年级是不上数学必修课的,每周只上一节用英语教的数学活动课,给学生一些数感、形感及学习数学的兴趣,二年级才开始系统学习数学。这位学生在小学读书时,学业成绩平平,也没有参加过奥数班。我们是九年一贯制学校,全部小学生都可以直升中学部。他进了中学以后,学习积极性突然爆发,对数学尤感兴趣。到了初三,参加高中数学竞赛,他获得全国二等奖。后来到上海中学,他在高一就获得全国数学竞赛金奖,高二被清华大学提前录取,但他没去,高三去了哈佛。

记者问他:“你初三时能获高中数学竞赛全国二等奖,学校给了你什么?”他说:“静教院附校给我的帮助,主要有两个方面:一方面是给了我时间,这个学校的课外作业确实不多,我基本上都能在校内完成,回家就有大量时间学习我感兴趣的数学。另一方面是给我学习数学的兴趣。”记者又问他,这个学校怎么给你学习兴趣的?他举了个例子:在课堂内,他做题目特别快,数学老师总是准备几张带有一两道数学题目的小纸头,谁做得对,谁做得快,才能拿到一张小纸头,他都能拿到。这些题目是很难的,但是通过努力还是能做出来的。

我分析了这件事情,发现它完全符合心理学。第一个是不容易得到的,你容易得到,他不一定感兴趣。第二,富有挑战性的,没有挑战性,提不起他兴趣。第三,给他成功感,如果题目很难,难到学生都做不出,也不行。

实际上,老师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应用了教育的社会性。我们的家长在教育孩子时,要思考一下,怎么运用社会性增加它的效果。

第三是科学性,科学性的问题可能更大。今天我讲的主题就是要了解孩子的认知规律。认知规律属于什么性?既不是艺术性,也不是社会性,而是科学性。

我认为,教育的三个属性里两个基本不变,只要有一个属性有显著变化,也会带来教育效能提高。今天我主要讲科学性,讲孩子的认知规律。

 

二、孩子学习的最佳发展期

现在有句话几乎全国流传,叫作“不要输在起跑线上”。目前,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,不是输在起跑线上,而是很多人在抢跑。小学幼儿园就开始抢,一直到初中还在抢跑。幼儿园孩子学拼音,初一学生学物理等,是否什么知识都是越早学越好?是不是存在合理的规律呢?这就是科学性的讨论、认知规律的讨论。

有意识的教育活动称为课程,课程决定着学生学什么。课程设置应该是三方面的考虑:一是学科,二是学生,三是社会。那么我们的学生应该在什么时候学习什么学科更有效呢?

这里举个例子,有理数的加减法。

上海“一期课改”的时候把有理数的加减法内容下放到小学。小学老师反映,56个课时都不够,很难让学生学会。但是上海“二期课改”把有理数的加减法放到了初中,26个课时就够了。

这块内容放在小学好还是放到初中好?我想应该放到初中。原因还不是效益高低的问题,是根本学不会的问题。例如跳绳,不到一定年纪,就不会跳。一年级不会跳的,往往是月份小的孩子。有家长责怪孩子:人家怎么跳得好,你怎么跳不好,其实相差几个月都不可以,不到这个月就不会跳。不是脑子笨和聪明,而是与年龄有关系。

还有你认为简单的,对孩子不简单,你认为复杂的,对孩子倒简单了。例如“左”和“右”,左右这件事情很复杂的,你知道吗?你的左右,我的左右,我的左右相对你的左右,全部搞清楚,一般要到七八岁。年龄不到,搞不清楚是正常的,搞得清的是少数人。

认知是有规律的,什么年纪学什么是有规律的。小孩子记性可能比你好,语言的模仿能力比你强。比如,外地到上海的人,口音很难改变。少数人能改变,大量的人很难改变,尤其到了一定年纪才到上海,更加难改变。但小孩子到上海来,一年下来上海话不仅听得懂,而且都会讲。语言模仿能力比你强,记忆能力比你强,学了以后不会忘。

这就是年龄特征呀!所以我一直很反对,中小学教师高级职称评定要考外语,人家考得出的时候不让人家考,考不出的时候叫人家考了。大学毕业的时候考得出,大学毕业以后过了十年、十五年,他又不用外语,你叫他怎么考?现在合理了,评高级职称不需要考外语了。我认为是对的,早就应该取消了。

要研究人到底在什么时候学习什么才是合理的,不要盲目跟风,跟风是没有意义的,是苦了孩子,害了孩子。当然话要说回来,如果该学的时候你不学也不行。有个故事大家都听说过,印度的“狼孩”,明明是正常人,被狼叼走以后过了几年回来,再也不会说话了,因为错过了学语言有最佳发展期。

我认为:同一个学生,学习同一门学科,要达到同一个目标,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所花费的时间是不一样的。我们把学生学习某一门学科效能最高的年龄阶段,称为学习的最佳发展期。这就是科学性,是人的认知规律,确定了人到底在什么时候学习什么,学习到什么程度才最合理。幼儿的特征是什么?形象思维强,语言模仿能力强,记忆力强,什么弱?逻辑推理能力弱,抽象思维能力弱。所以,我认为幼儿时期学奥数是不对的。当然,奥数本身是件好事,但现状有三个地方不好。

第一是低龄化不好。小孩不适合学习奥数。所以正规的奥数一般都是到初中才开始。第二是大众化不好。奥数是少数人的游戏,大量不学奥数的人也可能都是聪明的。第三是功利化不好。明明不喜欢的人却一定要学,有什么好处?有人说没办法,有的学校要考,那你就不要进这种学校。明明不喜欢的,你叫他学干吗!我过去也学奥数,在高中,参加的市里的奥数班,这是规范的,这么学习才是对的。

小孩的语言模仿能力强,记忆能力强,所以我主张小学一年级学习外语,大量事实证明,这是对的。为什么小学一年级的外语不讲语法,没有书写?因为听和说符合幼儿学习语言的基本特征。小孩子母语怎么学的?就是在情景中学习,在生活中学习,在游戏中学习。看到妈妈叫妈妈,看到爸爸叫爸爸,不是都会了吗?

 

三、怎样才能使孩子真正学会

有些话老师会说,家长也会说。例如:“这小孩真笨呀,一模一样讲了三遍还听不懂。”例如,今天来的家长肯定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有,我插几句上海话,你也许听得懂,但是我全部讲上海话,有些人可能听不懂了,特别是刚到上海的人更听不懂。但是我不能说,听不懂没关系,我一模一样讲第二遍上海话,你还没听懂,我就讲第三遍。这样做是讲的人傻还是听的人傻?当然是讲的人傻。同样,我们的孩子不是听不清,而是听不懂。听不清讲第二遍是有效的,听不懂讲第二遍有什么效果呢?

还有家长会说:“同样在教室里,为什么他懂你不懂?他懂,说明老师讲过了,没讲过,他怎么会懂?你不懂,说明你没有认真听,你脑子又没毛病。”

老师讲得十分清楚,他认真听了,他很聪明,听不懂,有没有这种情况?杨振宁,大概没有人怀疑他的脑子笨,诺贝尔奖获得者。杨振宁回忆他的大学生活时,说了发人深省的话。他说在教室里他物理往往只能听懂一半,还有一半是晚上没有电灯,跟同学闲聊中搞懂的。这当然是杨振宁的谦虚,也说明杨振宁确实还有听不懂的!有杨振宁还听不懂的,你们的孩子一听就懂?

我自己也碰到过。我原来是高中校长,我当校长的时候还在上高三毕业班,我是教物理的。这一年静安区所有选考物理的同学全部在我们学校参加高考,本校学生也在本校考。

那天下午考物理。中午时分,两个高三的女同学走进我校长室:“张校长,我还有三道多选题不会做,你帮我解一下。”我拿起笔帮她们解,全部解好后离考试还有十分钟,这两个女同学挥挥手,高高兴兴地进了考场。

这一天我作为主考官去巡视。巧了!真的有一道题目是刚才学生问到的,这使我感到庆幸。考试结束,我在校门口看到她们中的一个,我说:“小姑娘,这次给你赚了。”万万没想到,她摇摇头跟我说:“张校长,你中午讲的这道题目,我还是做错了。”我告诉大家,这个学生不傻!她后来考进了医学院,毕业以后就在我们静安区中心医院做内科医生。

为什么我刚讲她就忘掉,我没讲清楚?她没认真听?她脑子有毛病?看来都不是,我得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:教师讲的不等同是学生学会的。那么问题就出来了,你讲的不一定是学会的,怎样才能学会?我给你举一个课堂里的例子,你就知道为什么老师讲了,有些人没懂,为什么你家长讲了他听不进去。

初中物理讲浮力时,老师问学生:“军舰为什么能够浮在海面上?”学生说:“因为是盐水所以浮起来。”“因为是形状改变,所以浮起来了。”“因为是接触面积大了,所以浮起来了。”都是错的。但是我们的老师不管学生在想什么都是:不懂是吧,我跟你再说一遍,F=ρg,这是浮力公式。你怎么还没懂?我跟你再说一遍,F=ρg。

为什么?很多老师只有一套本事,讲正确答案,却从来没有关注学生在想什么。其实我们有的家长也是。“讲不讲是教师的责任,家长的责任,懂不懂是学生的问题”,这句话是不对的。

怎么才能学会?孩子学习某一样东西的时候,他们头脑里都不是空的。如果他的头脑里是空的话,我们的教学太简单了,只要把“桶里的水”倒到他的“杯子”里去。其实每一个学生都有他原有的知识、原有的经历,这种知识和经历,有的能帮助他掌握新的知识,有的与掌握这个知识是完全相悖的。

何为灌输何为启发?灌输就是不管你脑子里想什么,反正我告诉你的都是正确的。何为启发?启发就要想方设法、千方百计,引导学生把原有的经历,原有的想法讲出来,还要碰撞,再放到脑子里去,这样的教学才叫有效教学,才算真正学会。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在这一方面是一样的。

各位家长,称职的家长的第一步是什么?你的孩子愿意跟你讲真心话,不管他是错的还是对的,他愿意跟你说话,你就成功一半了。然后学生与家长的观点才有碰撞的机会,才能真正搞懂,才能明辨是非。

学生真正学会需要对话,家庭需要对话,学校也需要对话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教育界定为“人和人之间的交流”。但是对话不一定是讲话。行为学专家早就做过统计,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中,语言的交流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。其他的交流什么?脸色的交流,行为的交流。

有家长说,我是不会教育的,全拜托学校了。这句话好像蛮好听的,让教师觉得自己很厉害的,其实是推卸责任。有的家长一边打麻将,一边对孩子说:“好好读书,好好读书!”我说你太谦虚了,还说不会教育,你已经在教育你的孩子:“读书是没用的,读书是没用的。”

 

四、习题是否做得越多越好 

有人说:“做总比不做好,多做总比少做好。”上海经历了三次PISA测试。这个测试不但测学业成绩,还要测与学业成绩有关的其他方面情况,例如回家作业情况、学习兴趣、家庭文化背景、家里经济条件等。经过PISA测试大数据统计、归纳,我们得出的结论是:15周岁的孩子,一周的回家作业总量最好不要超过11.8个小时。也就是说在11.8小时之内的时候,作业量越大成绩越好;超过11.8小时之后,提高不明显,甚至适得其反,心理学上称为“高原现象”。当然,这是个大概率表述,不代表每位学生。

上海第一次、第二次测试时,一周作业时间是13.8、13.9小时。所以当时的教委领导明确指出,上海学生的作业负担太重,这是有依据的。我们学校测下来比上海市的平均值少了20个百分点,说明我校11.8小时可能还不到,可能要适当增加。所以减轻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是从目前上海的现状提出来的,并不是越少越好,也不是越多越好。这样做的本质是怎么探索科学规律,按科学规律办事。

更重要的是要提高作业的质,以提高作业的质来控制作业的量。我校早就规定,不准为全体学生买统一的教辅练习题,所有题目要求教师自己选、自己编。我校还专门研究了一个市级课题“提高教师命题素养的研究”,以提高教师的命题能力。同时,我们也不提倡家长盲目地为孩子大量购买教辅材料,因为超量练习,多做没有质量的题目,并不能提高学业成绩。

另外,人是有差异的。例如数学中考满分150分,最后一道题目,大家俗称“压轴题”。我们学校压轴题能够上手的同学是60%—80%。有的学生是根本掌握不了的,教师让全体学生都做划一的题目合理吗?

我们学校对作业有分类,最高一档称“荣誉作业”,是给一部分学有余力学生的。你特别行,多做一点,不是对你惩罚,而是奖励,是教师送给你的礼物。中间一档称整体作业,大家都做。学习上有困难的少数学生做基础性作业,保证他能及格。所谓基础性作业,就是在整体作业中删去一些较难的题目,保证能够达到基本要求。人是有差异的,这门学科成绩不好,其他学科不一定都不行;学习成绩不好,也不一定他别的都不好,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弱项跟别人的强项比。不要跟风,他在读什么班,我也去读什么班,他在做什么题目,我也做什么题目。

作业还应该多样化。在高考改革以后,全市马上要推进的是中考制度的改革。其中有综合素质评价,有跨学科考试等变化。

我国比较强调的是学科体系,分学科学习。国外的一些国家,强调的是跨学科的主题学习、项目学习,这两种学习方式实际都是有利有弊的。

我们这种分学科学习有什么好处?知识不会遗漏,很少有重复,但是它的不足在哪里?解决问题能力不强,综合能力不强,创新能力培养难。外国这种学习方式,它的优势在于综合能力强,解决问题能力强。问题是知识系统性不够,知识容易遗漏,容易重复。

其实,以上两种学习方式还要看什么学科,有的更适合系统学习,有的更适合主题、项目学习。当然,也可以在系统学习中,增加少量主题学习。中考改革是多方面的,其中一个方面就是试图克服目前义务教育中在教学上的一些“短板”。这样就要求我们的作业还需要多样化,增加主题、项目学习、跨学科学习的内容。

 

 

五、一张卷子的教学测试,可靠性如何

这两天,各个学校可能都在进行期中考试。考试下来,肯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如果考试成绩好,家长认为孩子用功了;考试成绩不好,家长总是觉得孩子不努力、不用功。用功了怎么会退步呢?有没有可能,你的孩子努力程度没变,成绩退步了或进步了?完全可能的。实际是因为家长对教育测量不太了解。

测量有两种:一种叫直接测量。如测这间房间多大面积,叫物理测量。只要测量工具准,测量方法对,测下来误差是不大的。即使有点误差,算一下平均值,也会降低误差。另一种测量叫间接测量,教育测量就是这种。读了一年书,就用一张试卷作为测量工具进行测量,是抽样测量。这个测量从两个维度进行抽样,一是内容维度,从力学、电学、光学等中去选;另一个维度叫能力维度,就是难到什么程度。这样拼成了一张卷子,是间接测量。间接测量有很大的误差。中考数学是25道题目,你考试考得不好,正确的表达应该是什么?你25道数学题目没考好,不是数学没考好,你仅仅是25道题目没考好。同样班级40个人,这个老师出的题目和那个老师出的题目考出来的分数会一样吗?不一定。对某个学生来说更不一定。然而,这个班、这个学生的数学基础变了吗?没变,只是测量工具——试卷变了,得出的结论就不一样。

我校一位初中毕业生在数学竞赛中获一等奖,初中毕业时进了上海中学;高中毕业时进了上海大学。同一届的学生分数比他低,考进了育才中学,最终有五个进了上海交通大学、复旦大学。这里绝对不是说上海中学不好,原因很复杂,有学生的变化,有学校的适合与否,也有这一年试卷的变化。

另外,还有性别上的差异。一般说来,同样是数学,代数对女孩比较有利,几何对男孩比较有利。数学卷难在代数还是几何, 可能选拔的人会不一样。物理学科是男、女生差异比较大的学科,一般男孩容易喜欢,容易学好。如果选拔增加物理的比重,可能对男孩子有利。教育测量是很复杂的问题,并不是某些家长说的,“难,大家难;易,大家易”,也不是家长想象得这么精准。考试第一名比第二名多1分,完全可能第二名水平超过第一名,因为测量工具——试卷的误差还远不止1分。当然,目前在中考、高考中,只能以分数高低来定,可能也是无奈之举。

各位家长,我说这些只是期待大家能理性地看待自己孩子学业成绩的波动。考得好不一定就是他努力,考得不好也不一定是他不努力,为什么?因为测量卷子本身就有误差,而且这种误差很大。

 

六、怎么正确对待孩子之间的差异

今天讲的是孩子的认知规律,认知规律是教育规律中的一部分。教育规律是孩子成功的大概率事件,即大部分或绝大部分的孩子是这样认识知识、掌握技能的,是这样提高他们的关键能力的。但是,在教育上还要特别关注和正确对待孩子之间的差异。请各位家长注意,这里不是讲差距,而是讲差异。差距是在同一维度上的,差异是在不同维度上的。教育不但有对学科的研究,更有对人的研究。在基础教育阶段,对人研究的复杂程度往往大于对学科研究的复杂程度。可以说人有多复杂,教育就有多复杂。孩子的认知规律就是对人的研究,关注孩子的差异是对人更复杂的研究。

我是学理科的,对文科也蛮感兴趣。最近我看了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的一首诗,题目叫作《世界上最远的距离》。第一句一看,各人会有各人的看法。他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一个人从生到死,而是当我站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不知道我爱你。40岁的中年妇女和18岁的少女对这句话感受会一样吗?即使两个都是18岁的少女,因为经历不一样,感受还是不一样。我最近在报纸上还看到,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一个人从生到死,而是你在上网,我站在你的旁边。如果你去问一个物理学家,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,他马上告诉你,世界上哪有最远的距离,世界是无限的,你们这些都是文学的语言,不是科学的语言。哪个说得正确?都正确。既然都正确,你有什么理由讲自己的一种感受,要叫别人都接受呢?人是不一样的。

在知识的掌握上差距就更大了。有的人喜欢文科,有的人喜欢理科,理科当中有的喜欢物理,有的喜欢化学。有人学业知识不一定好,但动手能力很强。这类人也要受到尊重,社会是需要各类人才的。

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上,作为学校的最高荣誉,我常常要表扬一位学生。有一年我表扬了一名叫房晓飞的同学。我表扬他的理由是:他初二升初三的时候竞选小队长。房晓飞的竞选词是这么说的:“论学业成绩,可能全班绝大部分同学都比我好,但是我很爱这个学校,更爱这个班级。我在这个学校已经读了八年书了,我很想为这个班级多做些事情,希望大家选我,给我一个机会。”他不但这么说了,也这么做了。因为成绩差,到了初三,语文老师拖住他辅导,数学老师拖住他补课。补完了之后,他还回到教室,把桌子摆摆齐,把地上纸屑捡起来。

后来我在毕业典礼上说,房晓飞同学是我们上海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的优秀学生,希望他毕业以后常回来看看,我们学校欢迎这样的学生。他父母都在现场。父亲是残疾人,母亲是癌症患者,推了车子上来对我说,“校长,我真的很感谢学校”。毕业之后,他还来看我,把我悄悄地拉到旁边,送我一块巧克力。他说:“校长,我真的很感谢学校。”

我认为这是我们教育的成功。后来我知道他参军了,做航空地勤兵,回来以后到街道,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。单位里的人很喜欢他,因为他为人正派,做事情认真。我想,房晓飞同学给这个家庭带来的不是烦恼,而是欢乐。

各位家长,所谓要理性地看待自己的孩子,前提是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,充分认识自己的孩子,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一条适合他发展的道路,也许这才是我们家长应该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