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-主题活动, 动态报道, 新闻动态

“滔滔不急”在南非——静教院附校施仲涛老师的“阳光”生活(六)

2020-03-19

从伊丽莎白港到莫塞尔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南非花园大道游记

 

使馆的朋友告诉我,来南非,有三个地方一定要去,开普敦、花园大道和克鲁格国家公园。那好,乘放七天年假,就去花园大道。

 

花园大道,英文名Garden Route,既不是某个城市里一条商业街,也与“花园”二字无关,因路边郁郁葱葱的植被,生态多样化的森林,以及遍布在海岸边大大小小的池塘和湖泊而得名。由于风光迤逦、沿途交通食宿和基础设施完善,这里是南非最受海外游客欢迎的自驾线路,被称为“非洲大陆最南端的自驾公路。”

 

我们的行程是从约翰内斯堡乘飞机到伊丽莎白港,再驾车一路向西到莫塞尔湾,最后从乔治机场返回约堡,历时整整七天。

 

     

第一站:

杰斐逊湾(Jeffery’s Bay),南非最佳冲浪点

 

记得有位旅友这样描述:“在花园大道开车,我一度感觉自己像是漫步在世界之巅。”这句话很煽情,一直隐藏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,直到驾车从伊丽莎白港机场驶上N2国道,开始一路狂奔时,我终于发出一声久违的欢呼:

“花园大道,我来了!!!”

 

杰斐逊湾,据说这里是南非的最佳冲浪点,一望无际的沙滩泛着银光,细腻柔软;海浪拍岸,惊涛阵阵。游客很少,只有五六个冲浪爱好者在此弄潮。有一老者在海钓,我认真地观察了老人挂饵和抛竿的全过程,外国人力气真大,抛竿能抛出百把米远。

 

见我痴迷,老者把渔竿提给了我。十分的幸运,几分钟就有鱼上钩了。第一次碰到这么有力的鱼,鱼竿底端把腹部顶得发疼,臂上青筋直暴,脚在沙滩上不断地写着乱码。角力了半个多小时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上了岸。是条鳐鱼,大约20斤,淡黄色,背部有斑点,阳光下煞是好看。老者说这种鳐鱼专门享用海水中的腐食,是海洋的“清道夫”,所以供我们欣赏和抚摸后就放归了大海。

 

他说:“如果钓到了三文鱼等其他品种就归为己有了。”

 

今天是年三十,能钓到这么大的一条鱼,真是个好兆头,年年有余啊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二站:

齐齐卡玛国家公园(Tsitsikamma National Park)

 

齐齐卡玛国家公园,以齐齐卡马山为中心,有着绵延100公里的海岸线。岸边分布着原始的荒野、奇特的峭壁和美丽的海滩,茂密的原始森林沿着河谷生长,到处都有可供观赏的绝美风景。

 

到齐齐卡玛国家公园,要做三件事:入住度假小木屋(Storms Mouth River Rest Camp),体验人与自然的亲密交融;徒步去“风暴河口”,领略大峡谷的壮美;参观布劳克朗斯大桥蹦极(Bloukrans Bridge Bungee Jump),感受心跳的极端刺激。

 

小木屋临海而建,桩基就直接打在礁石上。推窗而望,汹涌的印度洋近在咫尺,巨浪翻滚,浪花拍打褐色岩石发出隆隆的声响。在小木屋里观日出、日落,数天际繁星,美得足以让你兴奋落泪。

 

农历大年初一,起了个大早,迎接新年的第一缕曙光。五点四十分,海面上漫出一道金光,接着跃出一个红色火球,冉冉升起,整个过程延续了不到两分钟。朝阳映得天地一片金黄,人间仙境,不过如此。我贪婪地呼吸着空气,享受着日出,整个人就好像漂浮在虚幻的境界中。

 

从小木屋出发徒步三公里,就到了风暴河口。尽管要爬崎岖的山,但大峡谷和吊桥的美景足以吸引着大家。吊桥有两座,呈L形分布,一座架在风暴河上,另一座架在侧面的崖壁上。从山上看那座跨河的吊桥,两头分别固定在岩石上,跨度近百米,的确很吸引人。

 

开车半小时,就到了布劳克朗斯大桥(Bloukrans Bridge Bungee )。大桥横跨在布劳克朗斯河上,是非洲最高的公路桥梁,桥面至谷底有二百多米。这里还有一个世界最高的蹦极项目,有216米。今天的第一组挑战者共六位,全是高中女生,真是个勇敢者的游戏。在人纵身一跃的瞬间,伴随着蹦极者尖叫声,快速地自由落体至谷底,又被皮绳紧紧地拽回弹起,再落下,再弹起。

套句行话,玩得就是心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三站:

普利登堡湾(Plettenberg Bay),和野生动物来次亲密接触

 

普利登堡湾的海滩,是昨天路遇的一对英国老夫妇强烈推荐我去的。长长的海滩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沙雕,岸边衬着风格迥异的度假别墅。这里有着丰富的日间活动及夜生活,许多南非人都喜欢在此度过夏天。普利登堡湾也是著名的垂钓场所,是钓鱼爱好者的乐园。

 

要看普利登堡湾最美的风景,那必定要去罗伯格自然保护区(Robberg Nature Reserve)。罗伯格是普利登堡湾向大海延伸的一个半岛,那里天蓝水清,嶙峋怪石散落在干净软绵的沙滩上。不过要靠徒步,都是绕山小径,对体力有一定的要求。

 

你还可以去Tenikwa野生动物保护中心。这里你可以一次性地看到很多大猫,包括非洲野猫、狮子、猎豹和花豹。如果你胆子够大,还可以遛遛猎豹,和敏捷优雅的猎豹一起散散步。不过每天只有2场这样的活动,名额有限,必须提前预定。

 

海堤上有成群的蹄兔(亦称岩兔),灰褐色,成年的有十几斤大;食草,见人也不躲避,还盯着我使劲地看。仔细想想,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领地,世代在此繁衍生息,理所当然的不必避我。而我是不速之客,应该回避的恰恰是我。长得像老鼠,但据说和老鼠一点亲缘关系也没有,跟大象倒是近亲。你说怪不怪?

 

海鸥,大海的精灵。翅膀和背部为纯黑色,头部和腹部呈白色,下喙的末端有个红色的点。飞翔的时候尤为优美,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道弧线。划地筑巢,成双成对,一般孵育两三只小鸥,雏鸥呈灰褐色。海鸥不停地在海面上飞翔捕食,往返吐孵,场面生动感人。面对外来入侵者,海鸥夫妇先是抖动羽毛,发出咕咕的警告声,胆小者往往乘势退出;对坚持不退者,雄鸥就升空盘旋俯冲,全力驱赶,竭尽一家之长的职责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四站:

奈斯纳小镇(Knysna),花园大道的非官方“首都”

 

如果把花园大道比作一个国家,那么奈斯纳小镇可谓是花园大道非官方的“首都”,是花园大道沿线最为华丽的城市,是花园大道上的一颗璀璨明珠。它是英国乔治三世国王之子乔治雷克斯建造的闻名遐迩的度假胜地。

 

印度洋到此形成了一个天然良港,两岸的山峰形成一个岬角,印度洋的海水倒灌进来,形成一个泻湖。外面波涛汹涌,里面风平浪静。站在左侧的山顶俯瞰,湖面静谧安宁,波光粼粼,恰似一颗蓝宝石。夕阳下,山体通红,如梦如幻。

 

乘豪华游艇出港,也是一定要体验的。当游船行驶到岬角时,只见前方的湖水被两座山峰阻挡,中间撕开了一个四五百米宽的口子,岬角外面,就是浩瀚无垠的印度洋。这时天空出现了一抹晚霞,映照在湖面上,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里,口中正念着“芝麻开门”的咒语,然后山门缓缓地打开了,扑面迎来一个金灿灿的世界。

 

作为南非的生蚝之都,奈斯纳也是人人追寻美食的地方。每年七月,这里都举办生蚝节,10天吃掉差不多20万只生蚝。此地海水清澈,气候温润,生蚝肉质肥美,口感细腻润滑,浇上柠檬汁,愿意的话再撒点胡椒粉就是人间美味。此行虽不在七月,但还是要品尝一下的,价廉物美,岂能错过!

 

有时间的话,可以去朝拜一下小镇郊外的一棵“树王”。路很不好走,坑坑洼洼的砂石路,大约四十分钟的车程。“树王”600多岁了,高36米,树围7米,我们五个成年人手拉手正好围住;枝繁叶茂,看上去还正值壮年。

 

奈斯纳,一个让人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五站

原野国家公园(Wilderness National park),幽静完美的度假小镇

 

原野国家公园拥有5条河流、湖泊、两个入海口,总长28公里的海岸线。无论是迷人的湖泊、涓涓河流、如诗如画的小村庄、海水和淡水交汇形成的沼泽,还是各种各样的鸟类、野生动物和植物,都能让你在此享受一次幽静完美的假期。

 

海豚湾,真是有海豚出没的。风高浪急,两个白人使劲地召唤我,原来海面上正好有海豚掠过,六七头,离我们大约一千米的距离,前后总共分把钟,可惜没拍到照片。海岸边有一段弯月形的老铁轨,真想看一眼那冒着浓烟呼呼作响的火车从桥上驶过的情景。在这里逗留了近一个小时,没有能够见到火车的影子。后来听说,此段铁路已经废弃不用了。

 

在距海豚湾直线距离600米的北面山上,有一处被称作“ 非洲地图景观”(Map Of Africa View Point)的景点,开车二十多分钟,砂石路。所谓“ 非洲地图”就是站在一处较高的山坡上看另一较低的山,其形似非洲大陆的版图。山脚下有两条山沟,恰似印度洋和大西洋。有一位七十多岁白人老太太在那里义务讲解,十分热情。她说,“地图”所处的山林是私人所有的,约400公顷;山沟里的水看上去呈褐色,其实
是很干净的,是树叶掉落下来,水中富含奎宁酸的缘故。

 

原野国家公园,肯定要来一次徒步野游的。沿着原始的河谷行走,两岸青山掩映,河水清澈见底,抬头疏影斑驳,处处鸟语花香。租条小艇划划也很有乐趣,过把瘾。双人双浆,每船只需40元人民币,顺流而下,十分的惬意。

 

适逢周六,赶上了当地一个名叫“马赛克村”举办的每周一次的集市。实地感受一番当地的风土人情,保证又是一种别样的体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六站

莫塞尔湾(Mossel Bay),充满人文故事的地方

 

莫塞尔湾有她温柔的一面,这里风景秀丽,气候温和。莫塞尔湾也有奢靡的一面,城里设有赌场,城郊有宽阔的高尔夫球场和高端度假村。

 

迪亚士博物馆(Diaz Museum),为纪念葡萄牙著名航海家迪亚士而建。1488年春天,迪亚士率领船队首次成功登陆莫塞尔湾。里边陈列着一艘当年迪亚士驾驶帆船的复制品,是上世纪80年代葡萄牙政府为纪念航海500周年而赠送的,靠风力一路航行至此,现供人参观。船长约30米,宽七八米,分上下两层,双桅双帆,主桅杆高约15米。

 

博物馆外的草坪上有棵“邮政树”,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,记录着世界邮政史上的一个传奇故事。1500年,有一个叫帕德罗的指挥官率领船队途径这里,将一封信塞在长筒马靴里,然后挂在大树下,期待返程的人能够将此信带给他家乡的亲人。次年,一位东印度公司的指挥官发现了这封信,并将它送回了帕德罗的故乡。从此,这棵大树成了书信往来的传递点,被誉为非洲大陆第一邮政局。

 

“开普圣布莱茨灯塔”(Cape St. Blaize Lighthouse),建于1864年,矗立在海边的山上。灯塔下面是“蝙蝠洞”,是远古人类栖息的天然洞穴,烧焦的岩壁、打磨得石块,证明了人类活动早期活动的遗迹。

 

由于是周六,不营业,不能登塔,只好外围看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七站:

乔治(George),不是终点的终点

 

乔治镇也是南非著名的宜居小城镇。这个小镇早期是由英国伐木者开创的,所以镇子的建筑多以欧式风格为主。这里还是非常有名的”蒸汽火车之乡”,有开往克尼斯纳的观光蒸汽火车。

 

有人说过:“如果我在南非有间房,我愿意把它安放在乔治镇,群山拥抱的小镇浸泡在浓浓的咖啡香中”。也有人把它称为“地球上最美丽的村子”。

 

乔治机场有定期飞往南非各地的航班,把它作为本次花园大道之行的终点再合适不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结束语

 

    旅行中的每一天,似乎都在贪婪地享受沿途风景和人文。也许,对于当地的人来说,就是个寻常的黄昏,寻常的沙滩,寻常的山谷。然而,在匆匆的顾客眼中,它就是自由而蓬勃的生活,是梦中向往的天堂。

 

这是一条落入凡间的天路。你,真的不能错过!